您现在的位置:乐器空间>琴人文苑
封面人物|跨界艺术家胡玉春:打酱油,也需要认真
2019-11-18 来源:乐器空间

跨界艺术家胡玉春:打酱油,也需要认真

                                                                           撰稿:廖仕伟 摄影:毕吉龙 / 刘 洋

胡玉春,一九七九年出生,北京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学高级教师、画家、诗人、原创歌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出版个人美术、诗词专著《诗情画意》(中国青年出版社 2015年8月);出版个人首张录音室唱片《青春之歌》(三辰影库音像出版社 2017年10月);出版个人第二张录音室唱片《四十》(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11月)。大学期间主修油画,近年来专攻水墨,学贯中西、师法古今,造就他意境幽雅的大写风格。而他在文学、音乐、美术上的跨界演绎,更是饱含底蕴、彰显才华!

中国乐手:为什么会给新专辑取名为《四十》?

胡玉春:很简单,今年新专辑出版发行,正好我四十岁。虽然并没有同名单曲,但还是想用这种方式纪念一下我的四十岁——这个被称为“不惑”的年龄。

中国乐手:那今年你有没有“不惑”?或者说四十岁的你,今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胡玉春:我认为谁都很难做到绝对的不惑,只是我觉得到了这个年龄,确实能看清很多事情,看懂很多东西。今年或者说这个年龄给我最大的感受,大概就是有了一种“危机感”吧。不知这是否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我的这种危机不是因为遇到什么事情、或者出现什么状况所产生的危机,而是一种隐隐的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于时间、来自于生命、来自于内心。

2017年我的第一张专辑《青春之歌》中的同名单曲制作人也是我第二张专辑承担大部分歌曲编曲和制作的音乐人赵亮在我新专辑制作期间英年早逝,那是在2018年9月,他年仅38岁,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赵亮是一个天赋很高、很勤奋的音乐人,他也是一个怀抱着梦想和决心的追梦人。但是,无奈天妒英才。所以我觉得一切都没有时间和生命重要,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生命和有限的条件下,我们都应该不虚此生。然而怎样度过此生,这个问题便是可以给我隐隐压力的问题。我因此在今年有意识地思考一些曾经不愿去思考的问题,面对一些曾经不愿去面对的问题。这样,大概就会离答案越来越接近,也就是接近那个“不惑”之境吧。

中国乐手:请你谈谈新专辑吧?

胡玉春:这张专辑依然秉承着我做音乐的初心,那就是什么样的音乐形式都要尝试去体验一下。所以我第二张专辑和第一张专辑一样,都是风格多变的。尤其是这张专辑里加入了《短歌行》、《墨梅》两首古风歌曲,曹操和王冕的经典诗词由我谱曲后重新演绎。在我授权的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平台里,这两首歌的点击量也是我作品中最高的。

此外,新专辑里还包括《我是你的宠物狗》、《生活就像爆米花》、《七千万年前》等从歌名就能看出有点意思的歌曲。一方面这是我一些不舍情怀的体现;另一方面,我也想在歌曲里加入逗趣、搞怪的元素。毕竟很多现实的事情枯燥乏味,我想尽量做一些有个性、有亮点的东西。

非常感谢参与我《青春之歌》和《四十》两张专辑制作的艺术家和音乐人,感谢所有朋友们。通过这两张专辑,我发现在音乐创作上我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人。对于音乐制作大到整体风格,小到每一处细节,我都不愿去妥协。幸好有朋友们的包容和理解,我的两张专辑都能基本反映出我自己真实的音乐理念。第二张专辑我自己担任制作人,两张专辑的平面设计也都由我完成。当然,平面设计本身也是属于我美术科班出身的专业基本功。

中国乐手:作为职业画家和美术教育工作者,三年出版两张唱片,你是怎样做到的?

胡玉春:要先强调,我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本职工作上。其实画画和音乐都是我一直以来的最大爱好。我们都知道,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最开心的。所以就算工作再忙,我也要挤出时间,去尽力完成每一首歌的制作。过程艰辛,但结果喜悦。其实,我一直相信都是因为上天的恩赐,我们才有了生命、有了时间,我们才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能够享受其中的快乐。我觉得这是很难得、很宝贵的恩赐。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这件事,我也不会把这个定义为理想或者梦想,已经四十岁了,我早就到了没有理想和梦想的年龄。我更多的是在完成自己给自己制定的一些短期计划,在能力范围以内,做好一些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事情,这大概就是我的小愿望吧。

中国乐手:我觉得你已经做到了跨界,所以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理解跨界的?

胡玉春:我觉得“跨界”大概对我而言只是一种生活状态吧,就像杂食类动物不会计较食物的界限或属性。我喜欢各个领域的融合与贯通,这个世界上没有独立或者单一存在的东西,一切事物都可能存在着潜在或者我们未知的联系。当然这也不是什么标榜,毕竟我很像是一个来音乐圈打酱油的人,只是我打的比较认真!我想我的这种心态,也应该可以代表一部分玩音乐的朋友吧。最近猪肉比较贵,酱油也不要浪费。既然上天给了你一个瓶子,那就去将它装入你想要的东西,装的是什么由你自己决定;而能装进多少,那就要看个人的努力了。

不过也有很多朋友这样描述我:在音乐圈里会诗、书、画、印的,在美术圈里能自编、自唱的。而我倒是很愿意用四个字来描述我自己的创作行为,那就是:自娱自乐!

中国乐手:文学、音乐和美术,你更倾心于哪方面?

胡玉春:这三样都是我自青少年时期就开始专注的东西,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我学习画画是从8、9岁就开始了;再大几岁之后,我接触到了流行音乐。后来的初中、高中在专修美术的时候我又开始痴迷摇滚音乐。那是很长、很美好的一段时光,但现在想起来又那么短暂和模糊。记得那时最好的状态就是一边画着画,一边听着耳机里的摇滚乐。那个时期我也很喜欢朦胧诗,北岛、顾城、海子的作品我始终爱不释手,同时自己也会尝试着写一写。到了二十五岁以后,我才开始有意识地写一些歌,这大概也是基于我长期对于音乐和诗歌痴迷的一种自我潜能生发吧。我很满意自己的一些创作动机,虽然制作成音乐作品后,总有一些遗憾之处,但是每当想起这些歌的创作动机和制作过程,还是蛮欣慰的。我是一个典型的行动派,欣慰缘于毕竟我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中国乐手:你对音乐市场有什么期待?

胡玉春:做真实的音乐,做真实的自己。我不懂市场、更不懂营销,也没有在这方面下过功夫。我现在也几乎没有多少所谓的“粉丝”,而关注我的人大多是我的朋友,或者因为音乐,我们也成为了朋友。我只懂得做真实的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尽力而为。当然,在与艺术家的接触、交流过程中,我也会不断地学习和提升自己关于音乐领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我感谢一直支持和关注我的朋友,音乐对我来说,我没有太多奢望,或许只是想要通过音乐遇见知音吧。人生苦短,知音难求。有幸同道,把酒言欢!

中国乐手:四十以后,你有什么计划?

胡玉春:好好生活、好好创作吧。一方面我会继续坚持书法、篆刻与绘画的创作,另一方面我还要坚持写作,可能接下来会计划出版自己的第一部诗集。另外,其实我第三张唱片的歌曲也已经基本完成了词曲创作,我将会与志同道合的音乐人继续合作,做点尽量好听、尽量有趣的音乐。

如果说我的第一张专辑《青春之歌》是我对年少时光的纪念,第二张专辑《四十》则可以理解为是我与四十岁以前的我所做的一个了断。那么,下一张专辑我想一定是对当下自我意识或者未来生活的崭新诠释吧。大概就是这样,四十以后,做一个有灵魂的人,并且让灵魂有趣一些。


伊诺二级
龙凤乐器二级
亚特乐器二级
金韵乐器二级
津宝二级
联系我们
乐器空间网
Add:北京市通州区《乐器空间》编辑部
Tel:400-018-5586
E-mail:yqkj@vip.163.com
© 2019乐器空间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www.misb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4258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103107号 技术支持:创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