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乐器空间>琴人文苑
人物专访:柯舜珺|在钢琴教育的土壤里播下自己的“种子”
2020-8-21 来源:乐器空间
如果把中国的钢琴教育比作孕育艺术的土壤,那琴童就是跌落这片土壤中的一粒粒“种子”。

人物专访:柯舜珺|在钢琴教育的土壤里播下自己的“种子”

如果把中国的钢琴教育比作孕育艺术的土壤,那琴童就是跌落这片土壤中的一粒粒“种子”。在经历了“种子”生根发芽破土而出的钢琴启蒙之后,人们就开始了“揠苗助长”般的“呵护”式的成长。尽管在探索钢琴教育这件事上,中国的音乐教育工作者从没有停止过,各种成熟的教学法和教材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但始终都是各尽其能、各展所长,导致中国的钢琴教育水平参差不齐。而且这些教学法和教材绝大部分是以训练和提高演奏技法为主,在这样的环境中,无论是担任教学的老师还是起辅助作用的家长,都只会将目光聚焦到比如教学方法、练习时间等外部因素对这棵“幼苗”成长的影响,而忽略“种子”自身所蕴含的强大“能量”。优越的外部条件或许可以加速人们获得成功的进度,但任何借助外力的成长都不及它自身力量觉醒后的野蛮生长。与前者相比,后者更难。柯舜珺决定迎难而上,从内向外突击。即以“钢琴”为载体,结合学前教育、音乐教育、心理学和多元化的虚实体验等元素,让孩子不但能掌握专业的钢琴艺术知识,还能得到真正符合琴童心理发展规律的音乐教育(性格重塑)的熏陶,从而启发孩子们对艺术的自我感知能力,让孩子塑造出为自己演奏,与世界协奏的艺术格局。这就是柯舜珺主打的种子艺术园精品课程。

柯舜珺,学前教育与音乐教育双专业、中国特色钢琴教育推动者、中国特色艺术疗愈探索者,种子艺术园钢琴课程联合创始人,擅长根据不同学校、教师、学员及家长等的痛点定制创意解决方案。

“种子”寓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艺术”寓意种子学员的综合素质能接地气地得到提升;“园”寓意在这个园林里的孩子,能继承种子的DNA精神,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各就各位,各尽所能,各展所长,各司其职。为了进一步了解种子艺术的教育理念,我们有幸对种子艺术的联合创始人柯舜珺进行了一个较为深入的采访,聊了聊她眼中的种子艺术园。

种子艺术的萌芽

柯舜珺:从2011 年开始,我们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多个重点教育资源的学校和教育机构进行了长达8年的调研和实验。发现近十年来,学生和家长都能意识到了填鸭式和应试教育带来的弊端。传统教学模式对于现在的社会未能真正达到与时俱进的教育效果,也协调不到现今钢琴艺术和人文素质上的大体要求。 以从事钢琴教育培训的琴行为例,很多是在培训的同时兼乐器销售,多数商家会顾忌销售的利润从而放弃教育的质量,导致教学中达不到专业水准,学员很难达到期望的教育效果,这使传统钢琴教育陷入瓶颈。纵观现在钢琴教育市场和氛围,大多数钢琴教育环境是以售卖乐器为主的门店。从盈利的市场角度观察,忽略了琴行另外一个主要的业务领域教育培训。很多琴行拥有者忽略了音乐教育培训能为琴行带来的营销型影响和稳定持续的收入。

其次,专业教师的短缺和教学水平的参差不齐,只能做最基础的普及教育,无法做到真正的因材施教。

出身90年代的我,经历了中国钢琴教育过去这23年的发展,看到他们用着一成不变的中外教材,学着国内数十年前技术为主的钢琴训练,在课上和课下被老师、家长训斥与强制训练,让我回想起自己琴童时代的经历,感同身受。如今的我已经成为一名职业钢琴培训家,希望以微薄的力量为琴童们做点什么,因此我构思了我的种子艺术园教材,立足于中国钢琴教育的现状和中国琴童的心理规律,我自费聘请儿童心理学专家,用了将近12年的时间对钢琴课程的教材知识序与方法进行全面整改,务求以家庭为单位,在一个良好的钢琴课程氛围里面,既能让家长获得钢琴课程投资的最大化保障和体现。也能让琴童获得充分平衡音乐素养(乐理知识)与音乐教育(性格重塑)的成长滋养。

与蔡老师的结缘

柯舜珺:蔡老师是行内德艺双馨的名师,他创办的香港与澳门亚洲钢琴公开赛伴随了我整个学琴生涯的一半旅程。过去我只是他台下的小粉丝,我从未想过长大后有一天,我能与他一起为钢琴教育行业的发展做奉献。

回想起来,我与蔡老师的正式相识是很神奇的。2017年我放下广州的业务,拒绝了广东电视台与珠江钢琴集团的合作邀请,在冬天最寒冷的时候,只身一人飞到了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交响乐团进修,在北漂之前,我与父母来到了澳门度假,在一次乘坐出租车的时候,我与这个对澳门好吃好玩相当有研究的出租车司机交换了一个微信,在此之后,这个出租车司机就在微信里见证了我在北京进修的历程。在2018年,通过他的介绍,我认识了他的发小,一位澳门钢琴家MCHU,同时也是亚洲钢琴公开赛的理事。在一次澳门的饭局上,我跟MCHU聊起了我的种子艺术园项目,他对我的教学理念非常欣赏,说要引荐蔡老师给我认识。几个月后,一家澳门最大连锁的钢琴培训机构的老板通过MCHU找到我了,原来这个老板想要跟蔡老师做师资培训,他希望我从北京回来,跟他们合作。就这样,我就在珠海横琴以师资培训合作项目的机会,正式跟蔡老师结识了。非常幸运的是,我的钢琴教育理念与蔡老师不谋而合,从此我跟他就成了亲密的笔友,几乎每天都会在微信交换想法,互相分享了很多的人生经历等等。

蔡老师也给了我很多的艺术滋养和启发,让我对改革钢琴教育行业提供了很大支持,也让我欣慰过去的自己坚持初心,老天爷终于给我一个很好的前辈来帮助我了。经过长时间的相互了解和深入探讨,蔡老师答应让我参与2021年亚洲钢琴公开赛的比赛改革,他同意我在比赛过程中面向所有参赛者,在演奏比赛曲目的基础上,新增一个访问参赛者和家属的环节,让钢琴比赛变得更有教育意义,比如我们会问琴童参赛者从参赛曲目的音乐家身上获得了什么启发和收获;问琴童家长在培养孩子学琴路上遇到什么问题以及希望通过钢琴课程对音乐教育(性格重塑)有什么愿景;问教师参赛者在教学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希望通过钢琴比赛,想要获得什么样的钢琴教育能力的提升等等。我和蔡老师都希望历史悠久的钢琴课程和钢琴比赛都能有一个改革,让钢琴教育行业生生不息,让真正的钢琴艺术发光发热,为男琴童带来谦谦君子的性格品质,为女琴童带来秀外慧中的性格品质,为教师带来更多润物细无声的教育方法。

最后,鉴于我本人的学历和社会知名度,蔡老师的加盟,让我的整套钢琴教材和方法都得到很大程度上的支持和提升。我和蔡老师是相辅相成的,我擅长承接心理疗愈、音乐教育、钢琴演奏、指挥作曲、戏剧表演等各种不同的形式,结合蔡老师钢琴演奏,作曲,指挥的专业理论,为种子艺术园——钢琴课程体系带来更加丰富多彩的教学和教育乃至疗愈的方法。因为我们的上课方法和道具以及设计都讲究质朴自然,让孩子在课堂上学会静下来感受自然、表达自然、运用自然、回馈自然是我们的教育方向。明年亚洲钢琴公开赛的口号就是“为自己演奏,与世界协奏”。

一套成熟的教学系统的研发,包括教材、教学方法的成形都是一个很繁杂的工程,种子艺术园这个教学系统从研发、应用,到现在取得一定教学成果,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柯舜珺和种子艺术自然也不避无可避。

柯舜珺:开始研发的头几年,我对着我团队的老师开会,很多时候都会为了一个无法说通的钢琴教育概念或者痛点而哽咽落泪,那种跟琴童心连心的体验,如果不是亲身体会,真是无法言喻。想不到解决办法的时候,我百感交集,在行内的大师班,通常只会针对一个专题进行解答,培训完,很多时候也不能解决钢琴课程上很实际的问题,而行内有一些教授,会很害怕把自己的东西全部说出来,因为会有种“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情况。对于过去这十年的研发,基本都是我不断开掘我的潜能,自主研发和突破技术壁垒,在这个过程中我基本上就是跟我的学生们待在一起,思他们所思的,想他们所想的,务求在教与学的过程中找到制高点和平衡点,然后突破。皇天不负有心人,随着时间推移,我合作过的北上广深的音乐培训机构已经数不清了,只要我所到之处,我都为机构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建议。然而,这样,我觉得就很欣慰了,因为以我一个人的能力,我无法完成改革中国钢琴教育的革命,我只需要面向全国去燃起这把中国钢琴教育的星星之火,把每一颗种子的心都点亮,继而让世界变得充满爱,孩子能在种子课程中天赋绽放,在艺术海洋中获得更大的灵性自然能量,然后辐射到他们的生活中去。

而到了2019年,让我更加意想不到的是,我的种子播撒到了全日制的民办和公办学校中去了,例如江门广雅学校、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广东省一级的第四中学等,我还被教育局的点名委派,成为了学校的音乐戏剧课程的特邀顾问,跨学科的课程教学顾问,全校活动开展的督导等。事后,教育局来电,感谢我的付出以及对我指导工作的认可,我内心感到无比欣慰。最近,珠江新城高德置地的冬广场的艾弗瑞钢琴学校也找到我负责培训他们旗下连锁门店的新手钢琴老师,解决他们美国学派的体系中,教师上课不够鼓舞和激情的痛点,这类属于定制师资培训课程,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美国教材,种子只提供给他们辅助的课程方案。另外,有一家在琶洲的高端幼儿园也在修建中,这家幼儿园是一家源自意大利的品牌的凯洛斯国际教育咨询公司投资的,由享誉全球建筑界的贝律铭工作室担任总设计,幼儿园里面有自己的音乐厅、运动场、图书馆、情景教学超市、冰淇淋厨房和米其林西餐厅以及网红甜品店等,他们已经提前预定了种子启蒙和初级两个等级认证的种子钢琴老师供幼儿园开办钢琴课程用了。

种子被播撒出去之后,反馈也会接踵而至。

柯舜珺: 在2012年,我担任有教育牌照的广州市启贤培训机构的校长,钢琴学员全面使用我带着种子初创团队创立了种子艺术园体系的教学系统,只要用种子的教材出来的孩子,基础都是扎实的,就算换老师,后面的老师都会问是谁教出来的,有一些孩子还是雅马哈培训中心慕名而来,体验种子课程后就说不走了,还有一些转学过来的学生,学完种子课程不禁感叹自己才真正学习钢琴,哪怕出国旅游,也会背着谱子去自发进行无钢琴的练习,种子学员每天起床后第一时间不是玩平板电脑,而是主动去练琴,让种子家长都不禁给我电话问是否是我要求的,我都笑着否认了,我从来不要求我的学生练琴,甚至在初学的时候,课堂上没掌握新的演奏技术,我课后反而要求不许自行练习,在不同阶段是需要不同的方法的,我认为质量比数量重要,而且手部是有肌肉记忆的,错了一次,条件反射会错无数次,得不偿失。鉴于当下的琴童可以玩的东西比我们那个年代多了,学业压力也更大了,行内没有好的师资团队和性格重塑的教育效果的钢琴课程产品,还有各种多媒体游戏导入钢琴课程,陪练软件监控孩子练琴质量等等,导致钢琴教育行业的发展在本质上是停滞不前的,科技的导入也让琴童和家长应接不暇,眼花缭乱,最质朴唯美暖心的钢琴艺术被大肆破坏了。为了还钢琴教育行业一片安宁和净土,我的种子课程的全套设计会让孩子以更加自然高效的方法,更加短的时间达到更加高效的学习效果。从试课开始,家长就能体验对比其他琴行与众不同的课程设置,我通常也会让家长多出去体验不同机构的试课再过来缴费,因为我知道种子在行内的江湖地位不容易被撼动的。家长表示,把孩子放在种子的老师,他们觉得很放心,也省心。所以口碑做出来了,我们把所有的成本放在种子体系打造的本身,我们甚至没有教材的封面和插图,因为我们希望保护孩子的原创和灵性的感知力,学完教材自定义设计封面,学员乐曲,会写字的孩子在教材里面写故事,不会写字的孩子在教材里面绘画。最质朴和自然的教学方法是种子课程所推崇的,在教学流派中,这种模式叫做建构式教学理念,大概就是我们所有的知识点都会以探究性的方式教学,激发孩子对所学的知识产生探究的热情,当然这个过程我们也有种子独有的教学思维导线,让孩子在不同的学琴阶段都能平稳渡过,而且越发打鸡血的学习状态,也是我们为之欣慰的潜力研究的成果。

我曾担任过钢琴教育顾问的机构有北京的T9钢琴,一家大众点评排名第一的中高端连锁机构,上课用的钢琴都是十几万到过百万的三角琴,里面全部是世界各地留学回来的钢琴老师,还有音美钢琴,一家普及性的培训机构,钢琴老师都是国内各大师范和音乐学院毕业的,还有就是国家大剧院钢琴家创办的福佑钢琴培训机构,里面都是沈阳音乐学院和国际学校背景的钢琴老师。我在这些机构基本都是会处理一些整个琴行的老师都无法处理的“疑难杂症”。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有一个爱踢足球的男孩子,在我接手后,他已经连琴凳都不想坐上去了,在所有老师和家长都束手无策之际,我用种子的方法,孩子几节课后就在家疯狂练习。孩子的爸爸是企业家,长期忙于工作,但对于社会的竞争感触颇深,他认为孩子无论如何都需要接受一周一节的钢琴课程进行审美的熏陶,他看到自从跟随我之后,孩子变化很大,这个企业家爸爸特地赶来接孩子放学,感谢我的付出,也认可了我的专业,那一刻,我觉得我为孩子们没日没夜地研究教材,跑遍大江南北去寻找灵感,出外考察拉的箱子都是必备纸和笔的。早年在旅途中,我会迫不及待把我认为当地最好的教材和书籍全部徒手搬回来,因为那种沉重感会让我时刻铭记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使命和担当。无数个黑暗的凌晨,我独自从工作室离开,我仰望星空,也曾经有过质疑和绝望,每当系统课程研发的瓶颈,眼看着孩子的无助和难受,我就会彻夜难眠,我会不断钻研和探究甚至不惜用尽自己的收入来寻求相关专业人士的帮助,曾经在北京,我为了一个我也无法处理的学生案例,我自己掏钱为孩子找到我认为最适合孩子的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这个老师能够让全国最好的孩子破格被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录取, 我别无所求,只为了给予遇到我的每一个孩子最适合的钢琴课程,当时孩子的家长都蒙了,她觉得在她的经历里,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我这样投资教育的老师,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最后,这个孩子因为在我之前被多位老师教过,基础真是很差,孩子对钢琴的兴趣也磨灭的无力回天了,这个案例最后是失败告终的。为此,我不禁感慨,无论我多么努力研发和更新,种子系统也不是完美的,我不可能救回来所有的案例,但多年的经验看来,只要从一开始就用种子系统学习的孩子,继续学下去还是停止学琴亦或是因为客观原因转学,种子出来的孩子都是让人喜欢的,也是能获得更灵活的基础和能力的,这种灵气在我作为创始人身上有,种子体系也会有灵气的DNA,种子学员也会有。时至今日,我已经不枉此生了,继续推广种子教学理念,就是为了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钢琴老师,从教师团队去带动小孩,让小孩去带动家长。我相信终将能滴水石穿,中国特色的钢琴教育和中国特色的艺术疗愈都会因为我创立的种子艺术园而增添一种选择,也为钢琴教育行业的后人提供一个钢琴教育学术研究的参考。

这样的教学成果反馈,跟柯舜珺当初参与教学系统研发时的设想虽然有一些出入,但种子艺术园有自己的优势。对此她的解释是,就中国的钢琴教育事业来说,无论是家长还是国内钢琴教师团队的发展都存在很多误区和隐性痛点。在研发和培训的过程中,我们都会根据每年收集的校内外的市场调研而进行调整和更新。就拿种子艺术园钢琴师资培训体系来说,在启蒙级教师在行动层面上,他们必须遵循我们的硬性规定,在初次试课和上课过程中能掌握所有的话术和方法去执行他们与家长的沟通工作。在学术层面上,负责给那些只想要打好入门演奏基础的学员提供支持,同时也需要负责课后跟踪学员练琴质量的辅助工作。学会规范使用市面流通的中外入门教材;初级教师在行动上必须遵循我们设定的话术和方法,在初次试课和上课过程中能灵活运用到他们与家长的沟通工作中。在学术层面上,负责给那些既想要培养兴趣(初起的兴趣容易转移),又想要打好入门演奏基础的客户提供支持,同时也需要负责课后跟踪练琴质量的辅助工作。学会规范使用市面流通的中外教材以及搭配使用原创的种子乐园(主打保护兴趣,打入门演奏基础)教材;中级教师在行动上只须遵循我们设定的一定话术和方法,在试课和上课过程中能举一反三地与家长的沟通工作中。在学术层面上,负责给那些既想要自律学琴(从中不断获得乐趣,相较于兴趣稳定),又想要打好进阶演奏能力的客户提供支持,同时也需要负责课后跟踪练琴质量的辅助工作。还需要学会运用市面流通的中外教材以及搭配使用原创的心愿种子(主打自律学琴和高效提升演奏技术)和种子计划(主打提升音乐审美和作品理解能力)教材;高级教师在行动上,只需要借鉴我们的话术和方法,在试课和上课过程中能随机应变地与家长的沟通工作中。在学术层面上,负责给那些终身投入(志趣境界)钢琴有关职业,又想要攀登更高的演奏能力的学员提供支持,同时也需要负责课后跟踪练琴质量的辅助工作。还需要学会运用市面流通的中外教材以及搭配使用原创的种子庄园(主打探究式学习方法和自主作曲能力)和种子家园(主打结合发展心理学和潜能研究,提供性格重塑的解决方案)的教材。这也种子艺术的优势所在。

对于种子艺术园下一步的发展规划,柯舜珺表示,有别传统的和现行的“新派现代”钢琴教育,种子艺术园更偏向“痛点式”教育,解决多年龄段学习钢琴的基础问题。从固定的钢琴练习到创作性的钢琴演奏,从枯燥机械的教育到全面覆盖性的钢琴素质教育。种子艺术园除了有属于本体的课程培训体系,也有多套适合各种教育机构和学校的“协助性”辅助教程,自然、灵性、活学活用是种子艺术园钢琴教育体系鲜明标志。让接受种子艺术园教育的学生从“要我学”到“我要学”的自我学习进步。

钢琴只是种子艺术园的其中一个分支体系。因为“种子”寓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艺术”寓意种子学员的综合素质能接地气地得到提升,“园”寓意在这个园林里的孩子,能继承种子的DNA精神,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各就各位,各尽所能。未来,也希望在其他艺术领域推广种子艺术的理念。

一颗种子,如果开始发芽,意味着它的根会往下越扎越深……这是柯舜珺朋友圈里的一句话,很像种子艺术园在她心中的写照。到目前为止,以著名国际钢琴演奏家、指挥家、音乐教育家蔡崇力为创始人的种子艺术园课程已经被应用到全国很多的学校、艺术教育机构的日常教学中,深受老师、家长和学生的喜欢。接下来,柯舜珺希望能进一步推广种子系统的师资培训,找到更多有相同理念的钢琴老师,继而开办以蔡教授命名的钢琴教育学校,而办学理念就是以种子艺术园为中心,让中国钢琴教育返璞归真。


伊诺二级
龙凤乐器二级
亚特乐器二级
金韵乐器二级
津宝二级
联系我们
乐器空间网
Add:北京市通州区《乐器空间》编辑部
Tel:400-018-5586
E-mail:yqkj@vip.163.com
© 2020乐器空间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www.misb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4258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103107号 技术支持:创意设计